「制服打虎」從「制服」的社會意義一窺「虎之穴台北店」的公告爭議

發布日期:2018-03-30主題報導

 

以同人誌商品為中心,於臺灣作為海外首店的「虎之穴台北店」,3 月 28 日陸續在官方噗浪與粉絲專頁上張貼一則公告:「請大家告訴大家,有鑒於觀感問題,盡量不要穿著制服進入本店的成人區域,謝謝。」,這則以「勸導」為主軸的公告很快引發一連串的討論,截至 3 月 29 日晚上7點半,噗浪的回應來到了1705則,可說十分驚人。

 

 

論述主要圍繞在「如果滿 18 歲,穿上(學生)制服為何不能進入成人區域」與「觀感問題為何能夠當作干涉理由?」要解釋這兩個問題可從「制服」被賦予的社會意義來切入,不過我們先從臺灣「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管理辦法」規定的成人出版品管理內容來看。

 

繪師飛燕賀圖

 

在「出版品及錄影節目帶分級管理辦法」第 6 及 8條 分別提到:限制級出版品應在封面明顯標示「限制級: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閱聽」;租售限制級出版品者,應將限制級出版品以「設置專區」、「設置專櫃」與「外加封套」方式擇一陳列,專區、專櫃,則應明顯標示「未滿十八歲之人不得租買」字樣。

 

由管理辦法來看,基本上以消費者是否滿「18歲」,來作為能否租買「限制級」商品的主要依據,而若從學生穿著制服的時期來看,高三基本上已滿18歲,故此年級學生穿著制服前往「限制級」專區於法合理,這也是很多人質疑「滿18歲,穿上(學生)制服為何不能進入成人區域?」。然而如同公告提到的,「觀感」才是問題的關鍵,而這又與「制服」代表的生活規範,與社會角色有明確關連。

 

繪師兔姬賀圖

 

《高校制服戀物論》的作者 劉揚銘,曾對「高校制服」,尤其是「女性高校制服」做了許多考究及歷史介紹。他引用了歷史學家保羅.保塞爾的說法:「沒有任何制服是憑空出現的,每套制服都是深思熟慮的結果,隱含著政治與歷史意義。考慮條件是功能、權威和性別意涵。」

 

 

制服的產生,最初就是作為「區隔與識別」的功能,穿上制服便不再是生物性各體的我,而是社會性的群體的我,藉由去除個人特色,提醒我們所處的群體位置。就學校制服來說,穿上便代表了學校,受到集體制度的約束,別人會認為你是某某學校的學生,而非僅是某某某。

 


 

 

有很多人看到也許會覺得,怎麼可以被制服拘束,深受各種既有思想束縛,然而我們也得理解,一個人是很難獨自生活的,現代社會多是靠著扮演好各自角色,大家共同搭配,且透過遵守規範與維持道德架構起來,這也是很多時候為何沒有違法,但當他的行為脫離「互相尊重」的道德觀時,就會讓社會有所不安,而需加以指責的。

 

 

另一方面,相信我們都能理解,當要享受服務時,當然得遵守服務提供者的規範,任何人自然都可以有各種意見,包含不滿在內,如果真的無法接受,拒絕加入服務沒有任何問題,讓過市場機制加以淘汰篩選,但應該不是一方面想要享受服務,一方面又不斷指責服務提供者的規定。

 

 

因此回過頭來看「虎之穴台北店」的公告,並嘗試解答一開始提出的兩個問題,滿18歲,穿上學生制服於法是可以進入成人區域的,不過當你穿上學生制服,你便代表了學校,而現階段筆者相信學校不會希望你穿制服進「限制級」專區,而且大部分的制服學生應該也是未滿 18 歲的。

 

那麼提到「觀感問題為何能夠當作干涉理由?」,一來是虎之穴作為服務提供者,他本就有各種限制條款訂定的權利,例如:不可在店內拍照,如果你不願遵守,自然可選擇不要使用服務,而非單單質疑為何不行;二來虎之穴並未禁止18歲以下進入一般區,而社會觀感也確實對「學生穿上制服進入「限制級」專區」有所疑慮,如果覺得這是社會的歧視,那也許能努力去宣揚你的想法,但也別忘記,既然你享有各種言論自由,那也得對你的言論及行為付出責任,別人也有權利對你質疑並發表自己看法。

 

 

最後想討論一下「虎之穴台北店」的公告為何會掀起如此大的波瀾,筆者認為作為一篇「本店公告」,卻使用了「盡量」與「觀感」這2種,讓人感受不到規範「強制力」且有點情感認定的詞彙,也許如同「虎之穴台北店」公開的QA條例,或使用「因公司規範與人力因素,所以禁止學生穿著制服進入成人區域,造成您的不便敬請見諒。」可能爭議點就會少很多。

 

而「虎之穴台北店」在經過討論後,也公開了明確的最新公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