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容術:動漫研究的文學及產業環鏈》從文學視角一窺動漫產業可能性

發布日期:2018-03-08主題報導

圖文編輯:雪猴

 

 過去我們提到「動漫」,若與「文學」畫上等號,大概會引發許多爭論與質疑,筆者 2010 年時,曾參與政大寫作中心舉辦的文藝營:「政大動漫營-圖像.敘事與文學創作」,猶記計畫主持人提及活動規劃的血淚歷程,至今依舊印象深刻。

 

 而現今,大家對「動漫」的理解已有所提升,許多人都能接受從「資訊載體」、「產業層面」到「文化層面」來看,無疑的,「動漫」早已為生活一部分,不僅是一種「文藝創作」,更是一種「商業模式」。

 

於是大家紛紛找尋「撈金」的可能性,時下最流行的「IP(Intellectual Property Rights,智慧財產權)」,因日本動漫的操作經驗,而被大量效法運用。在追求更多改編可能性時,一個重要命題油然而生:「如何創作出有魅力及深受歡迎的作品,並帶來源源不絕的商機?」,此一問題的觀察角度之一,也許就是動漫的「文學性」。

 

Hello Kitty作為知名的 IP,各種合作都能帶來高度關注

圖為《2018 屏東熱帶農業博覽會》的主視覺

 

 

畢業於中文系,也曾擔任過漫畫責編,並在泛科學X識御者「ACG之夜」等活動舉辦講座的 周文鵬,於整理博士論文後出版的《讀圖漫記:漫畫文學的工具與臺灣軌跡》中,就以漫畫為中心揭示一個概念:「沒有比漫畫更文學的東西」,而「產業環鏈」,是將包含漫畫在內的二次元跨領域文學現象,作為各種商業運作的操作材料。

 

周文鵬與《讀圖漫記:漫畫文學的工具與臺灣軌跡》

 

在「ACG之夜」的《藝容術:動漫研究的文學及產業環鏈》講座中,周文鵬列出了自行歸納的十以律,看起來十分的「文學」及「深奧」像是「以內容體現訴求與情思」、「以體現延伸內外向探討」、「以施受關係形成供需性」等論述。

 

 

上述的「十以律」,似乎呈顯出我們印象中文學的「高大上」,不過周文鵬也以實際漫畫手法及理論做例子,如從漫畫的「框格敘事」、「對白標記」來看起,透過短、中、長畫格的漸進變化,便能讓上箭及拉弦的動作,帶出定位、指扣、施力等視覺感受,呈現出「拉展」的力量及連貫性。

 

連環漫畫走格敘事示意圖(繪:心一)

 

而「對白標記」如「對話型文字」,周文鵬以《JoJo的奇妙冒險》為例,指出因作者常大幅度扭曲劇中角色肢體、姿勢的繪畫習慣,透過角色的對白內容,能有補述畫面的效果;「功能性文字」,如日文無聲狀聲詞「シーン」,能扮演從「狀聲」變成「狀態」的作用,配合圖片常能顯現主角陷入尷尬不知該說什麼,或形容一個地方的寂靜感。

 

「動漫爭艷嘉年華」中展示的《JoJo的奇妙冒險》專區

 

承上論述,我們能理解作為動漫文化一部分的「漫畫」,即具備了「圖像敘事」與「文學性」的特質,周文鵬以此為中心,提到若論及其和產業的關聯,漫畫便是朝劇情及內容向發展,故事包含了「有情節沒寓意」及「有情節有寓意」,能歸類為「出版及ACG產業」,與繪畫走的是意識向,朝「藝術品產業」發展有所差異。

 

 

因此當進一步深究如何讓漫畫,成為一種「出版及ACG產業」時,周文鵬認為能從「創作」、「製作」與「操作」三個面向來看,一般若提及動漫產業時,多從「(商業)操作」來看,包含授權內容推廣、行銷式作品企劃、企畫式作品行銷等,周文鵬指出此階段是「創造更多接觸且結交朋友的機會」,如我們常聽見的「OO我老婆」、「放開XXX的老公」,即呈現出閱聽人在接受資訊時,產生「就算其實你不存在,無論能否相遇,但我們確信彼此聯繫著,就是希望能多瞭解對方一點」的「文學感動」,而有了「購買」等各種衍伸行為。

 

 

於是這種二次元形成的文學現象,從看得見的圖案(角色、場景)、看不見的劇本(世界觀、系列設定)到聽得見的聲優(角色屬性),都成為商業操作材料,遠程目標當然是「獲利」。

 

 

然而想要有充分「操作」的素材,自然得仰賴初始構成的「創作」(故事綱要、情節設計、角色設定);進階調整的「製作」(演出方式的大眾化修飾、使用的效果化處理)。周文鵬在U-ACG分享會中提到的漫畫「分鏡」,最重要的作用之一便是透過走格及運鏡,聯繫「使用者觀感」與「接受者觀感」,讓讀者能直接感受作者腦中的緊湊構思。

 

 

他以商業及藝術電影的差異(圖像運用上)作說明,商業電影是「多數人直接看得懂」的構思邏輯,像大量動作場面的英雄動作電影,便時常透過爆破、鏡頭角度、節奏變換等敘事細節的調校,協助觀眾捕捉緊湊、強烈的爽快感;而藝術類電影則往往蘊含更多創作者個人的表達方式及美學思維,令觀眾也許需要具備更多知識,或解讀更多細節,才可能獲得一定程度的理解。

 

在《美國隊長3: 英雄內戰》的英雄連續技電影片段中,

便能看出透過鏡頭角度、節奏變換等調校,呈現的緊湊爽快感

 

透過圖像的創作者們,除要瞭解漫畫在藝術電影的深度意涵外,還需具備始終顧及讀者視角,讓讀者直覺感受的說故事能力,使讀者在有限的單位篇幅與時間內,能「流暢」閱讀「高潮迭起」的故事。

 

 

總的來說,動漫「文學性」作為一種「文化」或「道」,透過「專業技藝」(分鏡)、「匠人精神」(職藝)、「品評意識」(作品),得以構成組織性的產業環鏈,在環鏈中如漫畫、玩具、小說、聲音等各個節點間,存在直接相關的「整體化連動」發展關係,因此能看到現在動漫產業中,以所謂「IP」為中心,打造出的跨領域合作企畫。

 

 

 

如《LoveLive! School idol project》(ラブライブ! School idol project),以廣播劇和《電擊G's magazine》的基本介紹為起點,陸續衍伸出漫畫、動畫、聲優偶像團體等,甚至因在作品中「神田神社」的出現,而讓動漫文化與宗教有所結合,並帶動「聖地巡禮」的風潮。由於這種「整體化連動」的IP商業性,因此陸續成為動漫產業追尋的行銷模式,而這些都奠基於動漫內容的「文學性」。

 

《LoveLive!》曾於 2014 年與 7-ELEVEN合作推出主題店

便是IP發展的一種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