墾丁滷味反思下的「臺灣在地化」動漫觀光 追求「情感宣洩」與「載體活用」

發布日期:2018-01-22主題報導

前陣子「墾丁滷味」的議題,再次掀起各種對臺灣觀光的議論批判,網路媒體報橘刊登的一篇,〈我到底是在日本還是台灣?彩繪村只會畫龍貓和櫻木花道,證明台灣人多瞧不起自己的文化〉,直指臺灣許多的旅遊景點,都有三點特徵:無永續經營、短視近利、文化紮根失敗無特色,尤其針對許多動漫彩繪村,嚴厲批評:「不去思考在地文化,深耕挖掘在地的東西去創作,只想要抄,只想要剽竊。」

 

台中大里善聽空間-立體龍貓公車站(筆者自攝)

 

文中列舉「台南下營小熊維尼彩繪村」、「彰化田尾海豐彩繪村」、「嘉義南崙龍貓彩繪村」等案例,確實沒獲得授權也不合法,而政府官方也常犯這種未獲授權的問題,在「2017 第六屆御宅文化學術研討會」中發表的〈為何官方虛擬代言人跟想像的總不太一樣 :以「推動臺灣虛擬女明星計畫」為研究中心〉論文中,以官方虛擬代言人為例,說明他們創造各種角色時,所欠缺的品牌整體營造概念,及層出不窮的侵權問題。

 

『2017歡聚耶誕迎新年_變形金剛in卑南』

卑南鄉公所嘗試將「變形金剛」與「知本溫泉」作結合,

引起授權與關聯性的爭議,鄉公所則在粉絲專頁上提到有獲廠商授權。

 

同樣主打溫泉觀光的「2017臺南關子嶺溫泉美食節」

則推出台南在地原創動漫角色代言人

 

然而臺灣觀光是否不該使用這些「日式動漫」,而該專注於「在地文化」呢?筆者以為這端看行銷目的,及「在地化」的概念究竟為何。

 

臺中市政府邀請到在地漫畫家 Hom構思台中首座動漫公車站

被視為是政府將動漫」與「在地風情」結合的一種嘗試

 

若翻開臺灣歷史,便能發現到這是經過多種文化洗禮的島嶼:荷蘭、西班牙、鄭氏、清朝、日本人、中華民國,及在地原住民,加上地緣位置,這讓臺灣對各文化的接受度高,呈現出「國際化」的內涵,因此當問到甚麼能代表「臺灣文化」時,就會產生各種認同歧異。

 

與其說觀光要完全呈現「臺灣在地化」,還不如說是以目前臺灣「既有獨特」的元素,結合深受大眾喜愛的媒介,根據行銷目的加以活用,才能讓觀光發揮吸引力,其中一例像是屏東縣明年將舉辦的「2018屏東熱帶農業博覽會」(簡稱 2018 熱帶農博),就配合穿上俏皮工作服,並戴上斗笠的Hello Kitty進行宣傳。

 

 

屏東縣政府表示,2018 熱帶農博與台灣三麗鷗合作,融合稻米、洋蔥、鳳梨、香蕉、芒果、蜜棗、咖啡等屏東代表性的產物作為設計主軸,搭配園區主題規劃,現場還有限定的 Hello Kitty 農特產品、食品與周邊商品販售。

 

而作為 2018 熱帶農博的重要展區:「彩稻區」,也使用了紫、白、黃、黑、綠共 5 色的國產彩稻品種,由稻米神農獎得主林清源帶領屏東縣水稻育苗技術改良協進會團隊負責 3D 轉圖定位及種植,結合傳統農業與現代科技,以稻田為畫布,營造大型地景藝術,繼過去 LINE卡通明星、霹靂布袋戲偶、電影惡靈古堡女角肖像等圖案,此次則是讓 Hello Kitty 變身屏東彩稻造景的主視覺。

 

 

圖片來源自「2018屏東熱帶農業博覽會」官網與屏東農好粉絲專頁

 

也許有人覺得為何要使用Hello Kitty,來代言臺灣農產跟作為原住民產銷市集的宣傳形象,其實以行銷的角度來看,如果我們第一眼看到「2018熱帶農業博覽會」,在各種想法中,應該不會是想跑去參觀的方向,然而加上「Hello Kitty」,這樣一個深受男女老少喜愛的角色品牌,想必能讓許多人特地安排前往。

 

在上述所引分析臺灣官方虛擬代言人為例的論文中,就指出臺灣官方必須考慮「普遍認同」的大方向,因為他們的宣傳對象往往是全國,而且不分年齡層,用上「Hello Kitty」便能獲得「快速」且「極大化」的宣傳效果,戴上斗笠的 Hello Kitty 能讓臺灣農產的宣傳對象有效率的擴散到全民。

 

當然筆者認為也應加入更多的臺灣虛擬代言人作搭配,但至少在獲得授權的狀況下,「斗笠的Hello Kitty」,加上國產彩稻品種運用、在地農產推廣等,仍可說是一種頗具魅力,卻又不失當地特色的「臺灣在地化」觀光行銷。

 

 

觀光,其實就是一種「情感宣洩」和「知識具體化」的概念,無論想透過旅行或得什麼,便是希望讓在這段規劃的時間,獲得情感上的宣洩與滿足,觀光地區的吸引力,就在於觀光者是否能每次到來,都獲得不一樣的滿足感,而臺灣人往往講求「性價比」跟「嘗鮮」,對於觀光旅行,可說更加喜新厭舊,更加現實直白。

 

在「漫筆虛實 CCC創作集數位體驗展」中

公開了「覔臺北 守護之章」的古蹟擬人化角色情報,

便想讓「辻利茶舗」、「臺灣博物館」等古蹟有更多可能性及魅力

 

因此「臺灣在地化」與其說專注找尋在地文化,不如說是讓臺灣「既有獨特」的元素,能更有彈性的跟各種載體做搭配,「Hello Kitty」加「斗笠」,事實上能讓創意更加彈性,更讓參觀者「嘗鮮」卻又不失「在地感」。

 

透過「繩文」元素

將漫畫《A.C.D.C. II ~史前戀愛樂園~》與埼玉縣蓮田市的「縄文煎餅」作結合

也是一種「在地既有獨特」與「動漫載體」做搭配的例子

攝自筆者收藏

 

近年來很盛行的「聖地巡禮」,註1在日本有許多「聖地」都依附動漫畫的媒介而興起,卻也面臨到當風潮消退後,觀光熱潮也不再的問題。無論如何,「促進觀光」從不僅是臺灣的問題,加上資訊傳播及交通便利之故,每個人都有更多選擇,筆者就曾認識周末來個香港 2 天 1 夜,甚至只為看首發電影,而於日本當日來回,為了「情感滿足」,觀光旅行有各種可能性。

 

筆者曾前往日本動畫《少女與戰車》的參考背景

茨城縣大洗町進行「聖地巡禮」

從圖中也能看到有人透過繪馬展現對此地的連結情感

 

因此我們該聚焦在觀光究竟能為旅者滿足哪些「情感體驗」:夕陽西下,愛人十指緊扣就在身旁;4DX電影,搖晃噴水觀者爽快叫好;欣賞古蹟文物,歷史情懷滿滲心房;脖子僵硬,天然美景芬多精舒爽,如何打動旅者的心,發揮景點魅力,將臺灣在地文化揉合多元載體,讓旅遊回歸單純的享受,才有可能讓觀光資源連綿不絕的發揮生命力,並持續吸引客群。

 

圖文編輯:雪猴

 

 askaleroux 授權轉載(2017.12.11)。〈我到底是在日本還是台灣?彩繪村只會畫龍貓和櫻木花道,證明台灣人多瞧不起自己的文化 〉,《報橘》。(瀏覽時間:2017年12月17日)。

 

蔡明叡,〈為何官方虛擬代言人跟想像的總不太一樣 :以「推動台灣虛擬女明星計畫」為研究中心〉,「2017 年第六屆御宅文化學術研討會暨巴哈姆特論文獎」,臺北,中國文化大學日本語文學系、U-ACG,2012年12月2日。

論文閱覽網址

 

註1:「聖地巡禮」原本指宗教上,信徒前往宗教聖地探索自我的過程,而後被動漫界所引用,用來指粉絲前往愛好作品中,參考過的實際場景,並透過挖掘對照,從中找尋不一樣的旅遊樂趣。

 

相關文章

臺中印象回憶盡在此站 臺中市首座動漫公車站彩繪在地情懷

氤氳氛圍 ‧ 覔台北 「漫筆虛實 CCC創作集數位體驗展」懷舊與幻想時光的沉浸體驗

「2017臺南關子嶺溫泉美食節」推出原創動漫虛擬代言角色 將舉辦 Cosplay 比賽及浴衣活動體驗日式情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