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聲吶喊 心聲傳遞 《電影版聲之形》中的霸凌論述與觀後省思

發布日期:2017-03-25動畫影劇

 

圖文編輯:雪猴

 

《電影版聲之形》,日本霸凌的現在進行式

 

    近日改編自大今良時的漫畫,以聽障者、霸凌為主題的動畫電影《電影版聲之形》,在台上映後便引起許多迴響及討論,除了京都動畫高品質的視覺張力外,故事對於人與人情感連結的細膩描述,乃至「霸凌」的論述,都讓觀者久久不能自我。

 

 

    在《電影版聲之形》開始不久,便能看到男主角「石田將也」欺負耳朵聽不見的女主角「西宮硝子」,這種欺負或歧視「與眾不同」的現象,在日本確實是不斷發生的。聯合新聞以「核災6年 哀哀福島人 被喊『某某菌』」為標題的報導中便提到,許多避難到外地的福島小孩,就學時常因自己是「福島人」而遭到霸凌,不少福島逃難民眾也表示遭到歧視。

 

 

 

誰是「霸凌」加害者?附和,參與還是那些「無聲之人」

 

    台灣漫畫家雞蛋在漫畫《傾聽我的心》一書中,以「校園霸凌」為核心,從女主角「韓可欣」漸漸吐露的真相中,深入描述所謂的「無聲加害者」,他們與嚷嚷自己沒有插手過、參與其中的人一樣,只是以被動方式參與了「霸凌」,許多人總在內心說服自己:「這是為了不讓自己成為霸凌對象」,用以減輕內心罪惡感,看似置身事外,其實早已身陷其中。

 

   

    旁觀者懼怕引發更多問題,而決意保持沉默。因恐懼而沉默,便如上所述,成為沉默中的消極共犯:「無聲加害者」。

 

 

    而「霸凌」加害與被害者的身分很容易轉變,有可能今天的「霸凌」者,反倒成為明日的「被霸凌」者,許多時候,只有當立場對調時,人們才能感受到那些過去自己施加的苦痛。

 

 

 

《聲之形》 就是「傾聽別人的心,發揮你的同理心」

 

    重新回到《電影版聲之形》,許多感人之處,便是在男主角心境轉變後的人生歷程中,與那些經歷過「霸凌」、新認識的人們,各種言語情感交流的多樣互動,不由得勾起觀眾塵封已久的既往回憶。

 

 

    對石田將也而言,他的人生轉捩點讓他的生命產生了天翻地覆的轉變,他終於得以感同身受,也為自己打開新的可能。

 

 

    簡單來說,就是石田將也終能以「同理心」來為人設想。我們常說換個角度,看待事情的角度就會有所不同,如果你能把自己與對方的立場對調,至少「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很多事情便不會發生;而凡事多想一些,就能避免不必要的傷害,有時無心的一句話,便會造成無盡的傷害。

 

 

    如同《電影版聲之形》的角色們,他們的青春時光早已流逝,一道道的傷痕也許隨著時間記憶沖淡,但卻永遠無法抹滅,面對早已變調的青春,他們只能努力面對,接受也許曾經軟弱、做錯的自己,向著仍有無限可能的未來前進。